当前位置 主页 > 关于万达 >

三元至今已有近50年乳品加工历史

  

三元翻盘困难不小

据尚普咨询发布的《2011-2016年中国活性乳酸菌饮料市场分析调查报告》显示:随着消费者健康意识的增强,乳酸菌饮料越来越受到市场的青睐。但我国的乳酸菌饮料年产值与世界同期水平相差甚远:世界乳酸菌饮料的产量大约为400亿美元,我国乳酸菌饮料年产值却只有25亿元。这个差距同时也意味着我国的乳酸菌饮料市场存在巨大发展潜力。据了解,我国乳酸菌产业正处于快速发展期,以每年25%的速度递增,有专家预测,未来三到五年将是我国乳酸菌行业发展的“黄金时期”。可见,三元心里打的算盘是买一个有潜力的“烂摊子”来赌未来。

收购三鹿疲于发展

正如何清毅所言,目前各乳品企业普遍面临着生产成本上升的压力,原料奶价格一路飙到3.4元/公斤、3.6元/公斤,加工费用、人工费用、检验费用同样一路向上。“如今单说检验成本,每吨就比之前增加了16元。”何清毅坦言,产品价格涨幅根本跟不上成本增幅,“如果做纯奶,量少就得赔钱。”以今年上半年经营情况为例,三元乳制品的毛利率为22.51%。反观作为纯果汁饮料龙头的汇源,在经历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导致下滑近11个百分点后,仍有26.1%的毛利率,高于前者近4个百分点。

或许是为了昭示生吞三鹿后两年的消化不良病症已祛,三元近期动作不断:‘抄底’太子奶、人事大换血以及高调进军饮料市场等轮番上阵。此举到底是全方位出击还是病急乱投医,终将由随后的业绩来作终审判决。

但无论如何,三元终归盼来了收益,而随着正式完成对三鹿的整合重组,更是增加了三元“得瑟”的资本与底气。实现扭亏为盈后,三元急不可待地再度展开收购重组的步伐,发布公告称将通过与新华联(5.95,0.14,2.41%)联手参与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株洲太子奶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湖南太子奶集团供销有限公司3个公司100%的股权重整和资产重整,动用资本金不超过7.2亿元。

显然,对于三元来说,其并不纠结于做不做另一个市场的问题,而是怎么做这个市场的问题。据三元方面透露,在此次以合资形式成立的工厂与销售公司中,三元各占30%股份,合资工厂将已经授权的“三元”、“爱之味”或双方共有品牌的健康饮料(含乳饮料)为主要产品,并可接受非三元同业竞争对手的委托代工。与再次收购、兼并等途径相比,此举不仅分担了风险,更不会因整合后的磨合问题而耗费过多精力。毕竟,三元吃过磨合不利的亏。自2009年吞下三鹿后,直到今年8月,三元才正式宣布对三鹿成功整合,并实现扭亏为盈。

为此,三元很快便动起从饮料市场“赚外快”的心思,不仅设备几乎可以通用,销售渠道几近相同,从生产到流通各个环节,三元“转行”都手到擒来,且行业风险相对较小,准入门槛也并不算高。

“有了奶粉业务、乳酸菌业务,三元的产品结构、市场结构未来将得到更好的完善和补充,有利于加强其主业优势,开拓新的利润增长点,尽快提高主业盈利能力。”何清毅表示,但无论如何,对于刚刚熬过三鹿整合阵痛,当下境遇并不舒适的三元来说,收购太子奶到底能带来多大效益,是否会把三元再度拖入困境,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事实上,早在这次高调宣布前两年的时间里,三元便曾对饮料市场进行过低调试水。2009年12月,三元分别与鸿图世纪(北京)食品有限公司、北京圣德顺饮品有限公司就生产“三元”牌八宝粥产品以及生产“三元”牌植物蛋白饮料产品进行合作,两项合作的期限均自2010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止。

然而,无论三元做了再多努力,却始终不足支撑其迅速攀升至更高的宝座。因为其做的事情,竞争对手无一不在运作;其没做的或者做得不够出色的事情,竞争对手也同样没有放过。蒙牛的研发速度,三元是望洋兴叹的;伊利“双高”产品持续、稳定和快速的增长,三元是自叹不如的……而这些,正是乳企未来竞争的重点比拼要素。

“三聚氰胺事件”对国内乳业的发展造成了致命的打击,上游奶源薄弱是诱因。收购“祸根”三鹿的三元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精耕奶源。收购伊始,三元在全国有11家工厂,如今已达到16家。据三元方面透露,以今年7月在山东寿光投资3亿建的养殖基地为开端,今年启动的奶源基地建设总投资将达近10亿,企图通过得奶源以得天下。

三元至今已有近50年乳品加工历史,产品涵盖包装鲜奶系列、超高温灭菌奶系列、酸奶系列、袋装鲜奶系列、奶粉系列、干酪系列及各种乳饮料、冷食、宫廷乳制品等百余品种。不仅是北京地区最大的乳品供应商,还是国内第一家通过iso9001国际质量体系认证的乳品企业。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三元是国内响当当的四雄之一——那时,真正能道出名来的乳企只有北京的三元、上海的光明、天津的海河以及黑龙江的完达山而已。

“换我我也这么做。如果要我拿一笔钱投资建厂,我一定做饮料厂而不做乳企。”天津奶业协会副主任何清毅告诉新金融记者,从某种程度来说,乳企做的是费力不讨好的活,原料奶买进来,需要静乳、均脂、杀菌等几十道工序,步骤繁杂,但生产的产品却不易保存,利润也并不可观。

如今再度揽下太子奶,则是看中其乳酸菌业务。太子奶巅峰时期,曾一度以76.2%的市场占有率高居同行业榜首,遥遥领先于其他品牌,处于市场绝对的领导地位。当初之所以取得成功,凭借的便是其在乳酸菌技术方面耕耘多年取得独特优势。尽管如今太子奶的境况已江河日下,但其技术优势仍然处在领先地位。因而,如果有资金注入、债务解除,借助太子奶在该细分领域的技术、质量信誉、品牌等优势,以及三元的现有管理体系和渠道,再度重现其在该细分市场辉煌的可能性也并非没有可能。

近日,三元正式宣布与台湾食品巨头爱之味达成“婚约”,共同投资成立北京爱之味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三元爱之味饮品销售公司两家新公司,高调涉水健康饮料行业。

蒙牛今年上半年业绩显示,集团主营收入达185.79亿元,同比增长28.7%;伊利则更胜一筹,今年上半年主营业务收入高达188.69亿元,同比增长28.4%。反观三元,2009年吞掉三鹿当年便出现1.29亿元巨亏,直至今年上半年才实现扭亏为盈。然而,现实是残酷与尴尬的,在看似乐观的今年上半年业绩中,三元虽然有着1939万元盈利,但其主业盈利依旧不理想,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达到-6514万元。真正为其业绩添彩的反而是与三元主业毫不相干的参股麦当劳(微博)分红获得的盈利。三元股份(6.94,0.25,3.74%)持有北京麦当劳 50%的股权,北京麦当劳则持有广东麦当劳50%股权,这意味着三元间接持有广东麦当劳25%股权。麦当劳在近三年给三元贡献了丰厚利润,持有麦当劳的投资收益近 6年的复合增长率达到 43%。今年上半年,三元因参股麦当劳获得的投资收益达到4788万元,占上市公司净利润比重的168.69%。

换句话说,三元生存的环境已越来越恶劣。因而,姑且不管是病急乱投医还是全方位出击,对于急需提振业绩的三元而言,需要其作为的恐怕还远远不止于此。

然而,一切都是老黄历了。随着伊利、蒙牛等新晋明星乳企的持续发力,三元已渐渐掉队。而在三元因整合重组三鹿而疲于发展的两年时间中,伊利、蒙牛更是疯狂抢占市场,把市场份额牢牢占据在70%之上;除此之外,三鹿倒下后留出的市场空间也迅速被石家庄当地二线品牌瓜分。对于西进、北上以及南下都遭遇劲敌阻击的三元来说,只能疲于守住三元自己在华北区域的市场份额。这意味着,无论从市场份额还是行业地位,三元均大大落后于伊利、蒙牛、光明等乳企。

延伸产品线,寻求新的增长点,与其说是三元的自我超越,不如说是自我救赎。无论如何,三元当下需要这样的提振。

刚刚收拾好三鹿的“烂摊子”,财务数字也才从负数变为正数,三元便又开始斥巨资打起太子奶的主意,不由得令不少业内专家对此冷眼相看。东方艾格农业咨询有限公司高级乳业分析师陈连芳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便明确表示,几年了三元股份还没有把三鹿这个烂摊子弄好。“根本就不看好三元去插手太子奶的烂摊子。”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乳业专家王丁棉则更是直言不讳地向新金融记者透露,“现在打着乳酸菌旗号的大小企业鱼龙混杂,市场非常混乱,市场环境早已不如太子奶鼎盛时期。如今太子奶品牌‘含金量’已经很低了,三元股份管理能力也有限。”

值得一提的是,在荷兰合作银行最新公布的2011年度“全球乳业20强”榜单中,仅有蒙牛、伊利两家中国企业入选。然而,另外18家洋乳企业,却几乎无一例外地进入了中国市场。且日益加大投资,动作频频。雅培在浙江嘉兴投资2.3亿美元建立现代化营养品制造厂、美赞臣斥资1.4亿元在广州建立它在华首个聚焦婴幼儿营养的科研中心……据中投顾问的资料显示,外资品牌已占据了中高端奶粉70%以上的市场,众多中国企业只能集中在中低端奶粉的竞争上。而洋奶粉占领一线市场后势必纷纷向二三线城市进军,国产奶粉最后一点可怜的生存空间也岌岌可危。不仅如此,全球排名第六、素以沉稳著称的新西兰最大乳品公司恒天然合作集团也开始在华骤然发力,斥资2.6亿元在河北玉田县投资建设其在华的第三个牧场。到明年年底牧场建成后,恒天然在中国的牛奶年产量将达到9000万升,相当于3.6亿杯牛奶。这意味着,洋乳企在中国高端奶粉市场份额蚕食之后,开始把目光转向液态奶市场。

“国内消费需求正趋于立体化、复合化,这是一个行业成熟的重要标志。本土乳企未来必须具备在高端市场与国际品牌竞争的能力,这才是中国乳业未来实现高速发展的原动力。”资深乳业专家陈瑜告诉新金融记者。

其实,三元自我救赎的动作并不仅此而已。

但何清毅坚持认为,三元收购太子奶如同其当初收购三鹿一样,目的非常明确:“三元以液态奶为主,虽也涉及奶粉等领域,但市场效果始终不如意。”2009年不惜以巨额资金收购三鹿,正是看中其奶粉业务在当时做到全国第一,以期培养一个三元的拳头产品。